民商事(深圳)律师网
首页 团队律师 诉讼费速算 留言咨询
资讯导航
 
首页 >> 股权纠纷 >> 内容详情股权纠纷

东莞中院案例述评之八:赌博?夫妻共同清偿?

发布时间:2014-4-20 点击次数:921 打印 字体大小: 返回

百瑞民间融资法律研究中心  刘茂林

 

最高院要求自2014年起将判决书上网公布,北京市百瑞律师事务所民间融资法律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根据各地法院公布的所有全真案例判决书,进行精选,重点对深圳、东莞和浙江省一些市的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民间借贷案件尤其是非典型性案例予以述评,以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部分案例作为开头,希望对法律爱好者在学习和适用上有所启示。

 

   赌博?夫妻共同清偿?

    对夫妻在婚姻存续期间,一方以个人名义对外举债,配偶是否应共同清偿的问题,一直没有定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征求意见稿)第二十九条的意见是: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向他人借款,另一方能够证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借款人本人承担民事责任:

   (一)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且贷款人知道该约定的;

   (二)贷款人与借款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

   (三)贷款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所借款项并非用于家庭共同生活;

   (四)借款人与贷款人恶意串通,损害另一方利益。

 

(2013)东中法民一终字第770号韩伟为与赵丽梅、叶伟明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被告叶伟明主张妻子赵丽梅借钱属实,但是赵赌博成性,欠下大量赌债。本案一审和二审法院均驳回了原告对赵的配偶叶伟明的共同清偿请求。

对于本案的判决存在一些不确定的地方:第一,赵是否是把借款用于赌博或者还赌债?这个没有查实。第二,在法律适用上,不符合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的明确规定。如果叶伟明不想共同清偿,为什么不以离婚的方式解决呢?这样不是就可以不承担责任了吗?

广东省关于离婚案件办理的内部意见规定了个人债务的认定,用于赌博所发生的债务属于个人债务,但也是需要需要证据的。即本案的被告需要举证。在珠海法院审理黄松轩vs蒋广英、郭康宁民间借贷案中的做法完全不一样。蒋与郭为夫妻,蒋于20097月和9月向黄借款18万元和9万,未能还款。对于借款用途蒋称多次往返澳门赌博。一审香洲区法院:借款成立,但因赌博,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郭不承担责任。二审珠海市中院:依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澳门赌博无证据且黄不认可,原审仅凭蒋的澳门赌博单方之词认定借款用于澳门赌博,缺乏依据,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应予纠正。改判认定为郭、蒋的夫妻共同债务。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认定是正确的。

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3)东中法民一终字第806号张素芳诉梁旭培、崔佩玲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的审理中,作出了相反的判决,让人无法理解:

关于涉案借款是否属于梁旭培与崔佩玲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根据该司法解释,只要夫妻关系一方是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对外举债,即使是以个人名义,原则上债权人均可请求夫妻双方连带清偿,除非存在以下情形:1.债权人与债务人已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2.夫妻双方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且债务人知道该约定。梁旭培主张存在以上除外情形的,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本案中,梁旭培不能举证证明张素芳借款给崔佩玲时存在以上法定的除外情形,应当承担举证不力的法律后果。至于梁旭培是否知晓崔佩玲对外借款、该款是否用于家庭生活,张素芳对此没有监管能力与监管义务。况且,本案并无有效证据证明崔佩玲向张素芳借款用于赌博或者其他非法目的,且张素芳借款时对此是明知的,可以采信张素芳属于善意的债权人。梁旭培不能以上述理由对抗善意债权人而作为免于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依据。故,原审判令梁旭培无须向张素芳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于法无据,本院予以纠正。

 

本文标题:东莞中院案例述评之八:赌博?夫妻共同清偿?
本文关键词:暂无关键词
上一篇新闻: 网络销售中保险人是否尽到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的认定
下一篇新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执行工作中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等问题的批复
中国律师网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深圳律师协会网 |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 广东法院网 | 广东君言律师事务所 | 中财讯 | 深圳婚姻律师在线 | 
Copyright © 2009-2018民商事(深圳)律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102686号 技术支持:阔步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