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商事(深圳)律师网
首页 团队律师 诉讼费速算 留言咨询
资讯导航
 
首页 >> 经典案例 >> 内容详情经典案例

公报案例速递:饮酒过量死亡不属于意外伤害,保险公司可拒赔

发布时间:2018-1-2 点击次数:294 打印 字体大小: 返回

    裁判要旨:意外伤害是指由于外来的、突发的、非本意的、非疾病原因导致身体受到伤害的客观事件。饮酒过量有害身体健康属生活常识,被保险人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对此完全可以控制、避免,故饮酒过量导致身体损害不是基于外来的、突发的和非本意的因素,不属于意外伤害,被保险人据此申请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赵青、朱玉芳诉中美联泰大都会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意外伤害保险合同纠纷案

案例来源: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7年第9期。


简要事实:

原告:赵青、朱玉芳

被告:中美联泰大都会人寿保险有限公司


    2015年12月24日,基泰物业公司为赵开先等26人向联泰保险公司投保了《团体意外伤害保险(F款)条款》,主要内容为:保险期间自2015年12月18日零时起至2016年12月17日24时止。其中普通意外身故指被保险人遭受意外伤害事故,且自该意外伤害事故发生之日起180日内因该事故为直接且单独原因导致身故的,联泰保险公司将按合同约定的保险金额12万元给付意外身故保险金。


    保险合同中关于意外伤害的释义为:是指遭受外来的、突发的、非本意的、非疾病的使身体受到伤害的客观事件;保险合同没有指定受益人,意外身故保险金视为被保险人之遗产。


    基泰物业公司在投保前已取得被保险人同意,联泰保险公司已就保险合同中保险责任、责任免除等条款向基泰物业公司进行了提示说明。


    2016年1月27日晚,赵开先任职的基泰物业公司年终聚餐,赵开先饮酒过多,留宿在公司未回家。次日4:00左右,赵开先同事观察其状况不正常,拨打120急救,120急救中心到达现场后查体发现赵开先已经死亡。


    《南京市急救中心院前医疗急救病历》主诉记载:“酒精中毒后呼吸心跳停止,具体时间不详”。南京市公安局法医中心开具赵开先死亡证明,死亡原因载明“酒后意外死亡”。赵青、朱玉芳系赵开先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赵青、朱玉芳向联泰保险公司申请理赔遭拒,遂诉至本院请求,联泰保险公司给付赵开先意外身故保险金12万元。


裁判理由:

    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认为原告赵青、朱玉芳对赵开先生前喝酒的事实无异议,根据《南京市急救中心院前医疗急救病历》和《接处警工作登记表》记载,可以证实赵开先系醉酒导致死亡,上述记载并未出现其他外在因素的介入。


    原告提供的《死亡证明》仅记载了死亡原因为“酒后意外死亡”,并未记载导致死亡的其他意外因素,故其认定的意外因素为“酒后”。


    至于喝酒致死是否属于意外身故,则需根据案涉保险合同的约定加以认定。根据保险合同约定,意外伤害是指遭受外来的、突发的、非本意的、非疾病的使身体受到伤害的客观事件。


    喝酒过量有害身体健康属生活常识,赵开先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完全可以控制是否需要喝酒及喝酒量的多少,故喝酒行为本身不符合意外伤害定义的外来的、突发的和非本意的因素,不属于意外伤害。


    在赵开先喝酒死亡过程中,并无证据表明存在外部因素的介入,故其喝酒导致死亡不属于意外身故,原告主张被告联泰保险公司承担意外身故保险金责任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赵青、朱玉芳的诉讼请求。



本文标题:公报案例速递:饮酒过量死亡不属于意外伤害,保险公司可拒赔
本文关键词:暂无关键词
上一篇新闻: 网络销售中保险人是否尽到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的认定
下一篇新闻: 七种保险权益不可忽视
中国律师网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深圳律师协会网 |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 广东法院网 | 广东君言律师事务所 | 中财讯 | 深圳婚姻律师在线 | 
Copyright © 2009-2018民商事(深圳)律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102686号 技术支持:阔步网络